26选5开奖直播
  • 招聘英才 |
  • 區域頻道 |
  • 當前位置:中國新媒體信息網 > 輿情 > 輿情觀察

    河北任縣:告不倒的村支書

    發布時間:2016-07-06 16:22  來源:法治周末  點擊:


    \

    被打者和舉報人20年前的控告材料。宋媛媛 攝

    村民遞給記者一長串“村支書打人”名單,名單中的“被打者”除了大屯村村民,還有縣直單位駐鄉機構的工作人員或負責人,甚至還有副鄉長

    “和你們說管用嗎?孩子們都反對呢,怕告不倒人家村支書,太平日子也沒法過了。”

    6月16日,正是冀南農村麥收大忙時節,在河北省任縣大屯村東頭一處農家院里,67歲的崔雪巧臨開口又面露遲疑。

    大屯村是大屯鄉政府所在地,約2200口人,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業村,卻因為8年前國家領導人來河北考察春耕生產時到過這里,在邢臺小有名氣。對此,村支書兼村主任崔金平引以為自豪:“我干得不好,總理會來我們村考察嗎?”

    3個月前,本報接到關于崔金平涉嫌虛報冒領、侵占集體財產、為親屬辦低保及縱容其弟破壞百畝耕地挖沙等多項問題的投訴。然而,記者的采訪遇到前所未料的阻力,鄉、縣兩級政府部門多不配合,甚至互相推諉,采訪工作陷入困境。

    正當一籌莫展時,有位村民遞給記者一長串“村支書打人”名單,他告訴記者:“之所以人人躲著,是因為不敢招惹他。我們村崔雪巧家最慘,估計很多被打過的人都不敢說。”

    記者看到,名單中的“被打者”除了大屯村村民,還有縣直單位駐鄉機構的工作人員或負責人,甚至還有副鄉長。

    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態,記者選擇了幾個有特點的“受害人”逐一登門采訪核實。

    大屯村的“家法”

    王永民生于1958年,現在大屯鄉司法所工作。回憶起當年遭受“捆綁和毆打”,他自稱是本村“惟一爭回點尊嚴的人”。

    一份任縣人民檢察院的《免于起訴決定書》顯示,1987年12月3日,崔金平帶人到縣城找王永民回鄉,動員王妻做計劃生育手術,幾個人乘拖拉機返村的路上,崔金平和王永民發生口角,崔下令把王捆起來,捆后,崔金平對王永民進行了毆打,并將王帶到了大屯鄉政府。

    檢察院認為,崔金平捆綁、毆打他人的行為構成“非法拘禁罪”,但“事發在計劃生育工作當中,且情節比較輕微,被捕后尚能認識自己的罪行,決定對其免于起訴”。

    “我的案子證據比較充分,在鄉政府是派出所所長解開的綁繩。”王永民告訴記者,盡管如此,連續告狀半年,檢察院才立案偵查,“能把他剃個光頭、在看守所呆十幾天也就不錯了。”

    相比于王永民,崔軍堂說他自己“身心受到的傷害比王永民更甚”。

    崔軍堂,中共黨員,曾經服役6年,對越自衛反擊戰后期參加過入滇輪戰,并榮立三等功,其父系前任村支書,年老退職后村支書一職由崔金平接任。

    崔軍堂告訴法治周末記者,1996年7月,夏糧征購期間,崔金平帶人開著拖拉機來到他家門口,崔軍堂說了一句“不安變壓器,公糧不少繳”的牢騷話,被崔金平用手銬銬在拖拉機欄桿上,左右開弓打耳光,然后讓村干部王某某開著拖拉機游街示眾,烈日炎炎,走了半個村子,最后遇見一位鄉干部才將手銬摘下。

    記者采訪了幾位不愿具名的村民,他們稱曾經看到崔軍堂一只手銬在拖拉機車廂前欄桿上,身子半蹲在車廂里,拖拉機由村干部開著穿街走巷,但不知什么原因。

    事后,崔軍堂向有關部門多次控告投訴,終不了了之。

    上文提到的崔雪巧本不姓崔,67年前,還在襁褓中的她被大屯村崔連德夫婦抱養,崔連德時年45歲,抗日戰爭時期是赫赫有名的游擊隊員,但膝下無子女。

    崔雪巧成年后,為了延續崔家香火,招贅嶺南鄉嶺二村魯老滿做上門女婿,夫妻倆很爭氣地連生三子,但三代人只有一處宅院,伴隨著兒子們逐漸長大,申請宅基地建房成了最迫切的事情。

    “我們符合政策,可村支書崔金平就是不批,還打了我,一氣之下,我們在村東打麥場建了房子,雙方因此結怨。”崔雪巧告訴記者,自那以后,他們家便成為被打擊對象,屢遭磨難。

    “丈夫魯老滿最慘,因自家柴油機被崔金平家打場使用發生沖突,當時崔金平兄弟妯娌6人打魯老滿一人,魯老滿受傷住院69天,反被以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,我們公糧繳的略微晚點,就要把魯老滿銬到電線桿上示眾;大兒媳婦也曾遭受莫大屈辱,因為計劃外懷孕,被崔金平帶人從娘家抓來跪在鄉政府門口。”崔雪巧向記者介紹說。

    崔雪巧的說法得到村民的證實,他們能說出魯老滿被打后的模樣,以及銬在誰家房后的電線桿上,還有她兒媳婦被罰跪的情形,“跪在爐渣上,有個好心人想給墊個紙板都不讓”。

    “沒過兩年,剛剛30歲的大兒媳婦得肝癌晚期去世,又過兩年,我丈夫腦溢血死亡,也才50多歲,他們都是憋屈死的呀!”崔雪巧說。

    “我沒有打過、銬過他們,也沒有對崔雪巧大兒媳罰跪。”在記者核實上述事情時,崔金平除了檢察院處理過的“非法拘禁案”,對其他事情一概否認。

    “崔軍堂是鄉干部打的,他記恨到我身上,這么多年一直告我。”崔金平說,“罰跪的事如果有,跪在鄉政府門口應該是鄉里的事。”

    崔金平表示,當時就是那個環境,比如計劃生育,“寧添十座墳、不添一口人”。“該扒房子扒房子,該控制人控制人,(即使有過錯)不應該記到我個人頭上。”

    對于崔金平“鄉干部打了崔軍堂”的說法,崔軍堂向記者表示:“我怎么能認錯崔金平?當時根本沒有鄉干部在場。”

    記者通過案卷資料了解到,麥場打架事件,由于崔金平的妻子頭部傷情構成輕傷,魯老滿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半,并賠償對方醫療費1926.60元。

    魯老滿不服一審判決,上訴稱:“崔金平兄弟3人對我進行了毆打,為什么判決書只對其弟弟崔建平、崔海平做治安處理,對崔金平只字未提?(為什么)對我受傷住院的費用1400元只字未提?”

    談到魯老滿案件,崔金平告訴記者:“我不能和平民百姓一般見識,已經關了3個多月,讓他受點罪就可以了,1900元的醫藥費,只給了900元,剩下的1000元至今沒要,二審改判的緩刑。”

    王永民告訴記者,其實崔金平還銬過、打過很多村民,比如去年因為征地就打過一個村民,但后來聽說崔給對方一些實惠,把事情平息了。

    記者曾讓崔軍堂帶路指認一下崔金平的幾處宅院,臨走近時,崔軍堂竟然趴在車后座上,說怕被人發現告訴崔金平。

     

    (責任編輯:劉順廣)

    高清圖推薦

    • 《鳳凰周刊》“杰出人物”杜萬山力挺廣州國際風尚少兒模特大賽
    • 一張沒有兌現的假條
    • 河北遵化:地北頭鎮舉行清明祭拜革命烈士活動
    • 邢臺市衛生健康工作2019年要干這10件大事!

    發表評論

   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
    最新評論

    26选5开奖直播 网球比分网球比分 河北快3 14场胜负 大赢家体育比分 大富豪电玩官网 北京十一选五 365彩票软件app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 江西麻将怎么玩 35选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