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选5开奖直播
  • 招聘英才 |
  • 區域頻道 |
  • 當前位置:中國新媒體信息網 > 財經 > 財經人物

    他是全村老人的半個兒:記大同市許堡鄉南坨村第一書記張申旺

    發布時間:2019-04-09 10:51  來源:中國新媒體信息網  點擊:


           在大同市云州區美麗的桑干湖(冊田水庫)南岸有個小村莊,名叫南坨村。3月26日,當聽到省地勘局駐村第一書記張申旺要被調走,村里像炸了鍋,他們聚到村委會,向包村大隊長李振國請命,一遍遍問“能不能不讓張書記走?”當聽說組織已經決定且無法更改之后,老百姓全哭了,性急的開始跟李隊長吵架,還有兩個老年人要下跪。他們說,“我們不舍得張書記走啊。”

           村民看軟的不行,就來硬的,強行把張書記給“扣”下了。88歲的村民任貴梅說,我兒女經常不在身邊,這兩年全靠張書記照顧,聽到他要走,我飯都吃不到心上,一晚上跑來村委會三趟。大家輪班回家吃飯“照”張書記,怕他半夜“偷跑”,村民趙福宏從家里拿來鐵鏈,像鎖摩托車那樣,鎖住了張書記的汽車轱轆,別人還怕鎖頭小,回家又取來把大鎖。

           看快到深夜了群眾仍不散,張申旺拍著胸脯說,“我向大家保證,我要走也是光明正大的走,不會半夜偷偷摸摸地走”,群眾這才散了。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“他不嫌我們臟”

           南坨村是云州區東南部最偏遠的村莊之一,現有耕地1327畝,在冊44戶87人,2014年建檔立卡貧困戶有21戶48人。在村采訪時,記者問村民為啥不“放”張書記走?他們爭先恐后地說,張書記對我們太好了,村里的五保戶,張書記天天去家看望,幫著干活,老光棍向來不講衛生,張書記一點也不嫌棄,碰上飯就吃,倒了水就喝,有的老人邊吃邊給他碗里夾菜,他連眉頭也不皺一下。有次到一個五保戶家填表,剛剝好個桔子需要寫字,他順手就把果肉放在黑乎乎的炕上,填完表,又拿起來目不斜視地吃了。在大街上,群眾正吃葵花子,手黑乎乎的手給他勻半把,他也和大家一樣吃得開心。

           村民說從過去大集體以來,村里來過不少下鄉干部,但都比較“虛”,端著架子,酸文假醋的,不肯和群眾打成一片。張書記沒一點架子,他給我們發十幾二十塊的煙,也抽我們三塊錢的新石家莊煙、四塊錢的廬山煙,趕上我們在家里喝七八塊錢的酒,招呼他上桌,他也能我們稱兄道弟地喝一杯。

           娘家是四川古藺縣的梅桂群,由鄰村的姐姐做媒,嫁給了趙福宏娶為妻,現在兒子都二十五了還沒回過娘家,因為沒有身份證買不了火車票。她在嫁到大同后,老家就注銷了戶口,等她想在居住地辦新戶口時,因網上查不到原來的戶籍底子,公安部門無法給他辦理新戶口,于是梅桂群就成了“黑戶”,應有的福利享受不到,連出門辦事也處處受限制。張申旺得知情況后,積極上區里反映奔走,等到區里出臺了相關政策,終于給這個四川媳婦補辦了戶口。


           村里住著一家戶籍不在本村的貧困戶,兩個孩子都是智障,快二十的小伙子成天坐在房頂上,頭發多年不洗都打了綹,成了披肩長發,雖然他家的戶口不在村,但張書記說脫貧路上不拉下一人,每次慰問都有他家的份。他還上門幫著給兩個孩子理了發,讓全家養成愛清潔的習慣,讓他們接近正常人的生活。

           村里的老人說,我們農村人不講衛生,可是張書記一點也不嫌我們臟。從點滴的小細節,群眾看出他是個“妥皮”的干部,是真扶貧、扶真貧的好干部。

           記者在采訪中,群眾反復說,張書記不愧為一個真正的共產黨員,他是我們身邊的焦裕祿。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“他是全村老人的半個兒”

           南坨村人口不到百,常年在村的也就三四十人,老年人又占了絕大多數。張申旺說,空巢老人都孤獨,比起物質上的幫助,他們更需要情感上的慰籍,身邊有人陪伴,能聽他們傾述,能照料他們的生活,他們就很容易滿足了。

           2017年底,村里把1000多畝地流轉給了政宏合作社,村民不用下地干活就有了收入。每天吃過早飯,大伙就聚到工作隊住處,工作隊員填表工作時,老人們就在旁邊看著;不忙時,張申旺就陪老人們拉家常。老人們記憶力下降后,感興趣的事經常翻來覆去地講,張申旺一點也不嫌老人們煩,每次都像個孩子似地認真傾聽,還不時順著老人的思路提個問題,鼓勵他們暢所欲言。

           從2017年1月駐村幫扶以來,張申旺完全把自己融入了這片土地,同南坨村人民同吃同住、同喜同悲,他用兩年的時間走進每個村民的心里,和群眾建立起“不是兒子勝似兒子,不是兄弟勝似兄弟”(村民語)的深厚感情。

           村里誰住了醫院,張申旺及時打電話詢問病情,問有沒有什么困難需要幫忙,他還拎上牛奶、八寶粥等營養品去看望。喝著張申旺端上來的熱騰騰的營養品,老人們的淚蛋蛋掉到碗里。


           67歲的五保戶趙珍無兒無女,得過腦梗,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蒼老很多,他走路說話都不利索,張書記在街上看不到他,就去家里監督他吃藥,催他出來活動煅練。趙珍說自己苦了一輩子,從沒有人對他這么好過,說到張書記要走,他又哭紅了眼。

           五保戶徐福貴的眼睛不好,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,早就失去了勞動力,他常在張書記這里吃飯,張書記也常來他家吃。到了采暖季節,張書記幾乎天天早起就來敲他的門,怕他爐子跑出煤氣。

           村民張文英年歲大了,家臟得進不去人,冬天屋里堆柴禾,夏天一開門迎面都是蒼蠅。張申旺一點點幫他收拾,清除屋里屋外的垃圾,把柜子擦洗出底漆,清洗了蓋得黑亮的被子。大家驚奇地發現,張文英老漢開始洗臉了,精神面貌像換了個人。

           村民付秀花抹著眼淚對記者說,張書記把五保戶、低保戶侍候得特別好,成了全村老年人的半個兒子。令記者驚奇的是,她竟然用了只能擱兒女頭上的“侍候”這個詞。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“他是我村的道德模范”

           南坨村小,有時十來八天也不來個賣菜的,工作隊員自己做飯,好在作為地質隊員過去習慣了野外生活,艱苦的條件對張申旺來說是小菜一碟。張書記常說,我也是村里長大的,老家的地都在山坡上,送肥和拉糧,全靠人背牲口駝。來云州區扶貧,讓張申旺重溫了童年的農村生活,看到村里的老人,都感覺和自個的爹娘一樣親。他盡心盡力地工作,捧著一顆心來扶貧,用撲下身子服務群眾的黨性,用真誠善良的天性,引導教育了南坨村的干部群眾,讓村風民風都有了變化。

           張申旺是忻州市原平人,家常飯做得不錯,特別是村民嘗過張申旺蒸的饅頭,都贊不絕口,但是苦于不會蒸,家里擱著好幾袋白面,還得買饅頭。張申旺就上門教大家蒸饅頭,怎么揉面,怎么發面,看村里沒有酵母,他還買來酵母送給大家,說這個比堿面好掌握。連五保戶都學會了蒸饅頭,做飯比過去講究了,營養也就跟得上。

           許堡鄉黨委書記李海江說,張申旺同志在南坨村用自己的模范行動,帶動群眾,樹起了共產黨人的一面旗幟,在幫助村子脫貧致富的同時,給村民樹起了道德標桿,帶動了全村文明素質的提高,實現了幫扶工作“兩個文明”齊步走的目標。

           包村大隊長李政國說,張申旺同志在單位是項目經理,帶過200多人的隊伍,干過的工程最大標的有5000多萬,來村扶貧,他不能再帶項目,算經濟賬是劃不來的,但他算的是政治賬,算的是一名共產黨員對群眾的感情賬。這次把他調整到于家寨村擔任第一書記,是為了給他壓更重的擔子。于家寨村子大、情況復雜,是今年剛確定的全省旅游扶貧村,因工作任務重,把他調去于家寨村加快進度,實現我們幫扶的四個村“齊頭并進一個也不拉步”的目標。組織上也尊重南坨村群眾的感情,經研究決定,讓張申旺繼續擔任駐南坨村的工作隊長,讓他兩頭跑,往出帶更多的隊員。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脫貧振興一路有你

           鄉長趙向東說,2018年云州區全區已順利脫貧摘帽,許堡鄉建設了移民新村,南坨村移民搬遷后只剩下15戶,全村的1000多畝土地集中流轉給云州區政宏種植專業合作社,靠土地流轉費,去年全村人均收入超過8500元。我們把脫貧摘帽和鄉村振興同步推進,由實力企業來開發南坨村的旅游,讓鄉村振興的步子邁得再大些。

           在張申旺的組織下,村里的土地流轉出奇地順利,這在其他村是不可想象的。可見他這個第一書記在村里的村里威信有多高,因為群眾知道這個扶貧干部是來奉獻的,不會與民爭利,村民聽他的話,對他不設,干群關系真正做到魚水交融。

           記者問政宏合作社理事長武孝忠,為什么會看中這塊地方時,武孝忠說,南坨村人少地多,因為廣種薄收,不追求產量,村民在種地時,連化肥都不舍得買,農藥更用不起,避免了土地遭受重金屬污染。貧困給我們保留了一方凈土,我們用它來發展有機小雜糧種植,兩年來,合作社已經投入近五百萬元用于流轉土地、購置農機具,建設生產和辦公用房和旅游景點,下一步準備響應市委、市政府打造京津康養基地的政策機遇,在桑干湖南岸發展觀光農業,讓游客在湖光山色間放松身心,在垂釣、采摘的活動中陶治性情,吃到有機瓜果菜和小雜糧,挖掘這方土地更大的價值。

           武總給記者拿出了由青島海潤農大檢測公司出具的檢測報告,報告顯示,在送檢的高梁、玉米、小米等農產品中,未檢測出克百威、甲拌磷、玉米赤霉烯酮等農藥殘留,重金屬鉛和鎘的含量僅為0.0624mg/kg和0.025mg/kg,只有標準值上限0.2和0.1的31%和25%。看來貧困村不是缺少美,是缺少發現,有人才就會找到更多后發優勢,實現轉型、趕超,合作社在申請綠色無公害認證的基礎上,正在申請綠色和有機食品認證。

           政宏合作社除了給村民支付每畝每年300元的土地流轉費以外,還長年在村里雇工,其中光四川媳婦去年就掙了1.4萬元,兩口子正準備到區里給兒子買樓房準備娶媳婦呢。

           武孝忠說,南坨村通往冊田水庫有六條溝,我們準備打造成桃花溝、杏花溝,結合區里環湖旅游公路的建設,把南坨村打造成一個山水園林、富硒有機的旅游康養目的地,讓南坨村的村民,坐在家里就能分紅,穩穩的小康生活不用愁。(李忠陽)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(責任編輯:新媒體管理員)

    高清圖推薦

    • 禹能防水全國防水技術(番禺站)交流會在廣州順利召開
    • 廈門力推島內外醫療資源均衡發展
    • 《鳳凰周刊》“杰出人物”杜萬山力挺廣州國際風尚少兒模特大賽
    • 河北遵化:地北頭鎮舉行清明祭拜革命烈士活動

    發表評論

   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
    最新評論

    26选5开奖直播 足球指数旧版 雪园缘nba比分直播 江苏11选5 nba比分直播188篮球比分直播 p3开机号 道琼斯即时指数 辽宁35选7 山西11选5中奖结果 快乐12 二人麻将过胡